說到籌款,很多人都掌握是組織和個人出於愛心公益目的向社會發展各界人士籌集財產的主題活動,比如在文化性場所、媒體和互聯網等各種管道,通過公開捐助和定項捐助等方式動員企業、個人捐贈,向股票型基金會申請資助。對很多服務性公益慈善組織來說,除了政府機構補貼、為政府、企業和個人提供商品日本日本和服務的盈利,項目投資和銀行利息支出以及房租等其他收入,籌款盈利也是維持組織一切正常運作、實現重擔和服務理念的重要經濟由來。

有些人很有可能會問,如今《民法典》《公益事業捐贈法》《慈善法》及相關服務設施法規上都是有針對籌款/捐款活動的規範性條款,只需籌款活動合情合理合規就可以了,為哪些還要提籌款倫理呢?其實呢,對從事愛心公益事業的個人和組織來說,嚴格遵照我國相關法律法規法規,確保不違法、不違規,僅僅是至少至少的那條底線;倘若無視這條底線,或許就必須面臨相關法律法規的懲罰。

殊不知,無論從古至今,社會大眾對從事慈善公益事業的組織和個人,都懷有高些的社會道德希望,評判其行為的道德標準也都高於政府部門、媒體、商業機構和平常人。就算行為合理合法,但社會道德層面假如存有缺陷,也會面臨質疑和不信任,乃至深陷輿情危機。

這樣所說的籌款倫理,就是在遵循國家法律法規法規的基礎以上,公益性慈善組織和從業人員在開展籌款活動時必須遵循的職業社會道德或行為規範。更優秀的組織和個人,還會用高些的標準規定自身,追求完美高些的造就和社會影響力,來實現自身的重任和價值,為社會的身心健康可持續發展做出更高的貢獻。

籌款倫理宣導的亞洲經驗

雖然在中國籌款倫理的宣導工作中才剛剛發展,但在亞洲上,籌款倫理的發展已有近80年的歷史,相關理論體系、實操引導也趨於完善,十分非常值得這樣學習借鑒。

在公益慈善事業發達的歐美國家,帶有籌款自我約束職能的機構關鍵有五種類型:

1、有政府部門情況的行業監察機構

籌款監督委員會(FundraisingRegulator,簡稱FR)是在英國政府部門推動下于2016年創立的一家針對慈善領域全部籌款活動的協力廠商監管機構。

FR的關鍵工作中除開針對慈善組織出示一些籌款法律法規法規和倫理相關的認知普及化外,還設有朝向捐贈人的投訴機制。捐贈人如不滿意某個籌款人或慈善組織的行為,可向FR投訴,FR確定後會先規定慈善組織或雇傭協力廠商籌款服務公司的組織開展內部調查,並向捐贈人做出解釋。假如沒能解決問題,捐贈人還可繼續向FR投訴,根據狀況FR將創立調查組進一步跟進調查。

除此之外,FR還向捐贈人出示下列服務:瞭解公益慈善機構捐贈狀況;學習籌款方法;判斷什麼是正規的公益慈善機構;應用籌款喜好服務專用工具來創建、管理方法與公益慈善機構的聯繫;從慈善機構的籌款名單中撤銷自身的姓名,不會再接納電話、郵件、上門籌款。

2、機構會員制的行業協會

註冊於麥爾斯時的歐洲基金會中心網(EuropeanFoundationCentre)創立於1989年,由7家慈善組織一同發起並援助。EFC的全部成員都必須簽署《EFC良治實踐守則》(theEFCPrinciplesofGoodPractice),EFC成員機構可擁有EFC標誌,在官網連結《EFC良治實踐守則》網頁,在媒體管路應用宣傳話術“AsanEFCmemberwesupportandadheretotheEFCPrinciplesofGoodPractice.”(作為EFC成員,這樣援助並遵從《EFC良治實踐守則》)。

3、個人會員制的亞洲職場平臺

美國籌款人協會(AssociationofFundraisingProfessionals,簡稱AFP)創立於1960年,在全世界擁有超過31,000名會員及其240個分會,通過宣導、科學研究、文化教育和專業資質認證等方法來推動公益慈善事業的發展。美國籌款人協會致力於於培養籌款專業人員的發展和成長及其在籌款行業推動實施高標準的倫理規定。

AFP規定會員遵循籌款倫理守則,該守則致力於為慈善組織的籌款人出示具體引導。與許多倫理守則不一樣,AFP倫理守則是可執行的。它不僅創建了倫理守則的標準和準則,以確認什麼是合乎倫理的行為,什麼並不是不符倫理的行為,它還創建了一個宣佈的程式,所有人都能夠通過這個程式對AFP成員違反AFP倫理守則明確提出投訴。與人民法院十分類似,倫理守則制訂了調查、審理和裁決控告的正當程式,並在必需時實施封禁。最終的封禁是永久性撤銷AFP會員資格和撤銷AFP認可的一切證書。由於AFP在全世界尤其是北美的影響力頗大,因而如被撤銷會員資格,籌款人的職場發展前途會遭受影響,因而其倫理規定具備較強的約束力。

4、評級型平臺

公益慈善導航網(CharityNavigator)創立於2001年,是美國較大、應用數最多的公益慈善評級機構。該組織通過評估9000好幾家公益慈善機構的財務狀況、問責制和清晰度,出示美國180萬個非營利組織的基本上資料,説明捐贈人進行更合理的捐贈。

為保證評級的公平公正,公益慈善導航網不接納來自其評估的組織的一切廣告或捐贈,都不向公眾扣除查詢資料的費用。在評級時,公益慈善導航網會先參考財務身心健康、問責制和清晰度三個標準對慈善組織進大行星級評分,然後由下設的公益慈善建議委員會CNAdvisoryIssuanceCommittee(CNAIC)實現資訊審核,進行高、中、低三個等級的評分。但所述評級並非永久性的,被評為劣等級別的機構最少被保存6個月,高級的機構最少被保存12個月,後續會根據機構的原材料再次實現評分。

指南星(Guidestar)的其前身是公益慈善科學研究機構,於1996年7月宣佈創立的一家非營利組織。2019年2月,指南星與(美國)基金會中心網合併為一家新的機構:Candid。現階段指南星的資料庫中現有270萬個慈善組織,340萬慈善組織領導人資料,每一年的搜索指數達2600萬次。

指南星除開建議慈善組織展現機構的倫理守則、共用專案資料、公開機構開支、開展捐贈人文化教育等以外,也呼籲捐贈人調整原來以財務比例評價慈善組織的方法,更為關注機構的清晰度、整治、領導力和成果。

指南星針對慈善組織清晰度的評級,關鍵調查基礎資訊公佈、專案件況、財務狀況和機構使命願景的達成方法。等級徽章分為青銅、白銀、黃金、白金四種。評級結果可在不同網站上展現。

5、聰明捐贈型機構

美國的合理捐贈(Givewell)是由ElieHassenfeld和HoldenKarnofsky在2007年一同創立的非營利組織。GiveWell的重任是對慈善組織實現剖析,並公開剖析的所有細節,以説明捐贈人決定捐贈給哪一家慈善組織,借此機會讓捐贈人見到捐給不一樣的慈善組織,所產生的實際效果也存有極大差異。例如科學研究發現,立即發錢給窮人比發放食品類等物資的公益慈善更合理。在GiveWell上邊排行第二的慈善組織GiveDirectly便是立即向肯亞的貧困家中發錢,但它僅有8%的管理方法費用和兩名員工。

GiveWell通過4個評估規範對公益慈善組織實現定量化,包含:(1)實效性,該機構已經實施的解救或改進性命的專案現有充足證據的適用;(2)成本效益,即每筆捐贈在拯救或改進性命成果的“性價比”;(3)有籌集大量資金的空間,或是公益慈善組織有工作能力應用額外捐贈的資金;(4)機構清晰度。

通過GiveWell審核的公益慈善組織,會被納入“頂尖公益慈善組織”名單,更非常容易獲取捐贈人的認可和捐贈。捐贈人則能夠參考GiveWell公佈的本年度頂尖公益慈善組織名單,選擇合乎自身預期的公益慈善組織實現合理捐贈。

BBB聰慧捐贈聯盟(BBBWiseGivingAlliance)是註冊在美國哥倫比亞州的非營利組織。

BBBWGA堅持捐贈者作出聰明的捐贈決定,並在這些向公眾籌款的公益慈善組織推廣高規範的行為規範。BBBWGA基於公益慈善問責的綜合規範(StandardsforCharityAccountability)對全國性公益慈善組織實現評估,並撰寫報告。每一年出版發行三期《明智的捐贈指南》(theWiseGivingGuide)雜誌。

BBBWGA並不對公益慈善組織實現排行,只是堅持捐贈者對這些尋求他們適用的機構作出聰明的判斷。評估是在沒有向公益慈善組織收費的狀況下實現的,並發佈在give.org上貢公眾兔費訪問。

BBBWGA會在全國範圍內向公眾徵集最想瞭解/詢問的公益慈善組織,對其實現評估並發表評估報告。全部合乎公益慈善規範的全國性公益慈善機構,能夠選擇簽署許可證(非強制),並為應用BBB認可的公益慈善徵章付款費用,該徵章可在其網站和籌款原材料中顯示。

之上機構,從驅動力視角還可以分為激勵型和約束型兩類。例如合理捐贈(Givewell)、BBB聰慧捐贈聯盟、公益慈善導航網、手冊星、歐洲股票基金會管理中心網屬於激勵型機構,更傾向於通過公佈優秀公益慈善組織名單、評級(徵章)、連結資源等方法激勵公益慈善組織主動加強自我約束。英國籌款監督委員會、美國籌款人協會則傾向于對公益慈善組織設立嚴格的自我約束約束機制,促使這些因違反倫理守則和相關法律法規被公眾投訴的籌款人獲得應有的封禁。但無論哪種類型,其目地全是為了規範籌款行為,重視並保護捐贈人的權利,維護慈善公益行業的公信度,實現身心健康發展。

值得一提的是,在2015年發佈的英國慈善公益行業調研報告《為未來規範籌款(RegulatingFundraisingForTheFuture)》中,對亞洲上多種類型的行業自我約束與法律規定監管體系的銜接設計進行了調查,進而明確提出“三道防線”核心理念:

第一道防線

專家會是公益慈善機構籌款活動的第一道責任確保線,他們有責任確保籌款活動還要合乎法律法規規定和較高社會道德規範。

第二道防線

如發生不當籌款行為時,專業籌款自我約束與監督機構實現幹預,以確保公眾權益獲得保護。

第三道防線

假如第二道防線的行業自我約束與監督機構在面對一些問題的時侯對其職權範圍有一定的擔憂,法律規定監管機構應充當監管的“後盾”。

這“三道防線”核心理念,同樣適用於中國的慈善公益行業。但若要探尋創建合適中國國情的自我約束監管體系並非一件容易的事情,必須政府部門部門、慈善公益組織、行業組織與協力廠商專業機構等多方能量的積極參與和共同奮鬥。

籌款倫理行為準則的中國版

2006年10月,歷經三年的討論,在第四屆亞洲籌款峰會上,參會的24個國家的籌款行業協會意味著全票通過了《國際籌款倫理守則》,並在這其中主張不一樣地區的籌款人繼續遵循他們當地關於籌款倫理的規定,而守則自身僅關注於全世界籌款人應一同遵循的基本上守則和價值觀。

來自中國的“公益性籌款人聯盟專案組”(方德瑞信其前身)也添加了《國際籌款倫理守則》的倡議組織,並回應亞洲籌款峰會的號召,朝向中國慈善公益行業發佈了第一份籌款倫理倡議。2018年,在東尚公益基金會與浙江省敦和慈善基金會的資助下,方德瑞信聯合北京市七悅社會變態版手遊務管理中心在2006年與2018年三個版本號的《國際籌款倫理守則》基礎上,產生了中國當地版的《中國公益慈善籌款倫理行為準則(徵求意見稿)》,並在第三季度編寫了第一版《中國公益慈善籌款倫理行為實操指引手冊》。2019年,專案團隊通過組織試點、專家研討、工作能力建設等工作中途徑廣泛吸納回饋意見與建議後發佈修訂版,使其更為貼近中國慈善公益籌款行業的實際狀況。

所述《準則》與《手冊》明確提出了籌款人應當遵循的六大關鍵價值觀和應當執行的六大責任,具體包含:

《中國公益慈善籌款倫理行為實操指引手冊》還對之上六大責任所包括的各條款進行了釋義,並出示了具體的實務引導、經典案例與解讀,列舉了可參考的法律法規條款,對籌款實踐極具指導意義。

籌款倫理宣導的中國實踐與窘境

現階段在國內慈善公益行業宣導籌款倫理的機構並很少見,方德瑞信是在其中一家。作為籌款行業培養平臺,方德瑞信在宣導和傳播籌款倫理關鍵採用下列對策和方法:
行業協作發聲。如與自媒體“慈善公益論壇”一同發佈“籌款有道線上”專欄;內行業媒體“公益性資本論”“中國慈善家”雜誌等針對吳花燕事情、後肺炎疫情時代的籌款等時事熱點發表觀點;
與專家學者協作。如集結專家學者舉行“捐款的規範維度:倫理、法理與整治”網上捐款研討會;
自發聲。繼進行《中國公益慈善籌款倫理行為實操指引手冊》漢化版之後又發佈英語版。

此外,方德瑞信還應邀參與騰訊公益性平臺2020年99公益日規則的健全工作中,負責擬定了《99公益日透明守信共建公約》。《公約》宣導重視捐贈人獨立捐贈的意願,在籌款過程中不可出現強迫別人捐贈等不當行為,並制訂合理的舉報與懲罰機制以規範籌款行為。作為獎勵,在99公益日期間表現優秀、行為規範、遵循自我約束公約的機構都能夠申請騰訊股票基金會的2億元專項幫扶股票基金。

在積極宣導籌款倫理的過程中,這樣也發現籌款倫理在實操層面依然面臨一些窘境:

1、推動籌款倫理落地式的起點稍低,摩擦阻力很大

慈善公益領域不知道法、不知法、不遵紀守法者捫心自問,籌款過程中也存有很多違法違規的現象。如官辦公益慈善組織在單一化捐款時強制攤派捐助,沒有備公開捐款資格的組織不法開展公開捐款活動,私分、侵吞、侵佔公益慈善財產……。法律法規的底線還是不被重視,社會道德倫理層面的約束力更難見效。踐行籌款倫理,先從敬畏之心法律法規開始。這就必須相關政府部門部門、社會組織、媒體、平臺等積極開展普法教育工作中,持續提高慈善公益領域多方的法制意識,尤其是政府部門部門和官辦公益慈善組織要帶頭遵循慈善公益相關法律法規法規,發揮帶頭作用。

2、民間公益性機構籌款工作能力廣泛較弱,對籌款倫理的重視水準也相應稍低

除開一部分依賴收費服務、承攬政府部門購買服務等非捐贈收益維持存活的機構,絕大多數民間公益性機構多多少少都必須對外籌款才可以存活,但整體來講籌款工作能力較弱,籌款核心理念和方法比較傳統、單一,籌款管路都不夠多元化;非常少有機構制訂專門的籌款倫理守則,一部分機構乃至為了籌到錢而不擇方式,籌款過程中存有甘願犧牲受助人尊嚴與隱私、賣慘博憐憫式籌款風靡、不公平開資助標準乃至無規範可尋、抄襲籌款創意文案、從捐助中抽成給籌款人作為報酬等情況。因此 ,對廣大公益性機構來說,僅做宣導還不夠,還要堅持機構提高籌款工作能力,學會怎樣在合乎籌款倫理的狀況下籌到大量的款,讓遵循籌款倫理成為專業籌款工作能力的一部分,讓籌款方、獲益方、捐贈方等獲益於籌款倫理,才可以真實具有引導大量機構接納和遵循籌款倫理的功效。

3、必須原則生態位元夥伴接納,一同宣導

行業頭部機構、科學研究機構、意見領袖、媒體、籌款平臺需要更有責任擔當,要切實認識到籌款倫理是公益慈善行業必不可少的基礎設施之一,籌款倫理的遵循狀況也是體現公益慈善生態身心健康水準的關鍵指標之一,因此 必須大夥兒像重視籌款額一樣重視籌款倫理,通過各種很有可能的方法積極發聲、宣導,開展調查科學研究,開發相關培訓課程,普及化常識。

4、行業必須加強自我約束,讓民政等政府部門部門見到行業有自我約束的工作能力

法律法規法規並不可以解決全部問題,宣導籌款倫理,創建第一第二道防線具備現實意義和關鍵功效;行業必須積極引導、幫扶行業自我約束與監督機構,讓他們能夠接納和處理公眾對違反倫理的籌款活動的投訴舉報,推動籌款倫理相關科學研究、評估、評級、培訓、認證等工作中的開展,而不是什麼事兒都必須政府部門同意監管。

5、捐贈端認知必須引導

公益慈善行業也必須聯合媒體等單位,一同開展捐贈人文化教育,引導捐贈人調整對籌款活動的消極態度和錯誤認知,客觀對待公益性組織依規扣除有效管理方法費用、全職從業人員領取薪資等現象,並學會關注、辨識和舉報籌款活動中存有的違反籌款倫理的行為,敢於維護自身的合理合法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