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馬遜公佈了在美國37個地區發佈一項新方案,讓快遞小哥立即把快遞包裹送至客戶車輛的後車箱裡,而且與通用汽車及富豪簽定了一項歷時2年的合同,這倆家車輛的買車人都能夠運用這種服務專案。該項服務專案雖是亞馬遜CEOJeffBezos對特朗普的一項“無音”的還擊,但我覺得更需要注意的是,亞馬遜正冒天下之大不韙的要想更改最終一裡的寄送方式,從此前的無人飛機、配送智慧型機器人(Delivery Robot)、到現在的送貨上門後車箱。

現階段嘗試處理派送最終一裡困擾的高新科技,能夠算是有飛上天、及其地面上走兩類,飛上天的好像無人飛機,而地面上走的則是寄送智慧型機器人。

無人飛機幾個問題,一是充電電池續航能力,二是能承載的物品淨重比較受到限制,三是安全性顧慮較高,但是優勢便是迅速,在緊急狀況無人飛機會是一個非常好的挑選,而路面寄送智慧型機器人的優缺點就反過來,因而二者技術性雖然有市場競爭,但對服務行業者而言,能夠是相輔相成的選擇項。

比如,很久前就早已在檢測無人機送貨的亞馬遜,也在科學研究路面寄送智慧型機器人,日前美國專利商標局公佈了一項亞馬遜申請的專利,闡述了“獨立路面車子”(autonomousgroundvehicle),能夠從運送的大貨車上接回貨品,從而運輸到人的門口,乃至可以把貨品送進房屋內。

實際上大夥兒著眼于的全是同一件事—把貨交給顧客手裡,最終一裡無論是家、公司辦公室,或是亞馬遜想的車輛後車箱。

前不久在網路上曝出了一段阿裡巴巴集團旗下的菜鳥網路ET實驗室所研製的配送無人駕駛汽車,在公佈路面檢測的視頻,小白在2016年逐漸相繼推行了尾端配送機器人小G、小GPlus及其小G2代,在阿裡巴巴西溪產業園區、校園內運輸包囊。

此外,京東在上年中下旬公佈自主研發的配送機器人宣佈開啟,前期以高等院校、產業園區寄送為主導,前段時間也對外開放展現了升級到第三代的配送機器人,關鍵運用於同城配送業務流程,從網站派送至辦公樓、住宅區便民店、別墅樓盤及產業園區等。

在太平洋另一端的美國,寄送智慧型機器人也是早已進入了迅速發展的時段,專於寄送智慧型機器人的三藩市新成立公司Marble剛完成了A輪1000萬美金的股權融資,投資人包含了騰訊官方。在商業服務面,Marble也取得下了一些關鍵顧客,好像著名訂餐網站Yelp、送餐網站DoorDash,並在三藩市給予服務專案。此外,從創辦精英團隊來源於麻省理工學院(MIT)的Robby、由Skype創始人AhtiHeinla、JanusFriis所創立的Starship等全是寄送智慧型機器人關鍵的商家。也由於創業商機看中,在尺寸企業的進入下,一場人行橫道上的攻城掠地對決已經開演。
 

處理最終一裡的困擾

 
為何貨品寄送的最終一裡是件主要的事,“由於最終一裡交貨的費用很高,”矽谷送貨機器人初創公司Robby創始人DheeraVenkatraman一語道出關鍵。最終一裡的包囊寄送是全部寄送服務規範中費用最大的一環,大約占55%之上,關鍵源自人力資本,特別是在人力資本缺乏的時代,若細分化到食材外賣層面看來,最終一裡占總體費用的占比會高些。

依據DT君的切身感受,美國近程的快遞費大約在5~15美金,在食材外賣一部分,寄送成本費高些,以UberEats在矽谷的服務專案為例子,一般會扣除5美金的寄送費,並且忙碌時間段還得加錢,因而有時客戶付款的寄送費乃至比購買的食材還貴,另一家著名的送餐網站DoorDash有時候會給予免費送餐,但也許會規定訂單資訊在一定額度之上如20、30、40美金才可以具有免寄送費,在於飯店的要求。而以設備替代人力資源的配送智慧型機器人就被算作是能有效的減少最終一裡成本費的一項運用。

調查組織MarketInsightsReports便強調,獨立寄送智慧型機器人(AutonomousDeliveryRobots)在各種各樣最後主要用途(end-use)領域遭受熱烈歡迎,尤其是歐美國家人工成本高,歐美國家管控組織相繼對於寄送智慧型機器人明確提出標準,伴隨著政策法規慢慢及時,將會出現很多的本地商業服務社區業主如飯店、訂餐網站、物流公司等選用。好像著名的比薩公司Domino就與Starship簽訂,在荷蘭、德國一部分地域給予智慧型機器人送比薩的服務專案。預估在北美、歐洲的高利用率推動下,銷售市場在2016~2024年的年年複合增長率將達14.5%。
 

智慧型機器人送餐員少了75%成本費

 
DT君在矽谷訪談了Robby,倆位創始人全是在MIT完成了博士研究生,一位是李瑞,專於機器視覺及深度學習,另一位DheeraVenkatraman不但從六歲就逐漸程式編寫,喜愛動手能力打造出智慧型機器人,是LiDAR、3D視覺效果的大神,還能講一口流暢漢語。

現階段Robby寄送的食物以食材、生鮮食品為主導,寄送間距為3~5千米,顧客包含網上訂餐商家、飯店、生鮮食品企業等,美國知名遞送服務公司Postmates便是顧客之一,去年年底Robby就與Postmates和知名的綜藝節目特色美食真人秀節目TopChef在好萊塢進行了外賣送餐主題活動,與此同時用8台Robby智慧型機器人,在好萊塢送了三天的外賣送餐,均值一天午飯能夠送30~40單。

除開好萊塢,檢測位址包含三藩市、矽谷的山景城、PaloAlto、洛杉磯等加州好幾個大城市,累計完成了超出4000裡的檢測,沒有產生過一起意外事件,“以成本費的方面而言,意見回饋非常好,通過智慧型機器人能夠降低75%的寄送成本費,但高效率跟人力類似,”DheeraVenkatraman表明。現階段大致有10台的Robby智慧型機器人每日走在路上執行任務。
 

無人駕駛技術應用的一種運用

 
提到無人駕駛技術性,很多人先想起的只不過是Waymo、Uber的自動駕駛車輛,寄送智慧型機器人實際上也是智慧駕駛的一種運用,儘管行駛速率並不像一般車輛那麼快,但無論是識別路人、單車、車輛等物件來做到躲避障礙物、城市圖+LiDAR的最短路徑演算法(routing)、精准定位、與路人互動交流等,這一台看上去小小小箱子都做得到。

Robby每鐘頭速率是3~6裡,大約就好像人到跑步時的速率,充一次電能夠跑20裡,在左右路檻時徹底一派輕輕鬆松,此外,三藩市是以險峻地貌眾所周知,最陡的道路傾斜度是22度,Robby在傾斜度40度之內都能一切正常運行,“在晚上、雨天時運輸也沒什麼問題,”李瑞說,可是他們沒法爬樓。

現階段每家寄送智慧型機器人的外形設計方案不容易差距很大,乃至還都很像,Robby的優點取決於迅速落地式及其成本費。在鐳射感測器一部分,Robby儘管也是有選用LiDAR,但採用的線數較少,“主要是應用監控攝像頭計畫方案配搭自主開發的機器視覺手機軟體”來實現高準確度,“有一些商家買多段數LiDAR的錢,就很有可能比大家全部體系還貴了,”DheeraVenkatraman說。

除此之外,便是比誰的落地式快。DheeraVenkatraman舉例說明,別的敵人進到一個大城市,必須 先創建3D地形圖,大約必須一至多個月來掃描器,時間視大城市尺寸而有不一樣,但Robby的作法是“創建2D地形圖再加上獨特優化演算法”,智慧型機器人的精准定位精准度能夠做到數釐米以內,但是,她們進到一個新都市,只需幾日就可以把地形圖建好,在落地式進展及其拼產業化(Scaling)能更具有優點。

“假如有的人要想盜走裡邊的物品,乃至是把智慧型機器人抱走,會怎麼樣?”DT君瞭解。李瑞笑道,大約有95%的人都是問這個問題,他表述,她們採用了多種多樣安全性設計方案,除開訂戶才可以打開箱子的電控鎖設計方案外,應用了三種追蹤定位技術性,一個是GPS,別的二種麻煩表露。與此同時,當智慧型機器人感受到全力撞擊、或嘗試想推翻、抱走它,設備便會立即傳出緊報響聲,此外也是有拍攝作用。

歷經了現場檢測後,Robby也調節、增加了一些作用,開發設計出二代智慧型機器人,除開容積略微增加,數最多能夠運輸30KG以內的貨品,很尤其的是,第一代智慧型機器人在進行全過程基本上沒什麼雜訊,但考慮到為了更好地讓路人留意有智慧型機器人挨近,因而刻意讓二代智慧型機器人挪動時有一點響聲。此外,也像車輛方位燈一樣,提前準備上下轉時,智慧型機器人會出現號燈表明。在車身上也提升LED燈區,讓智慧型機器人在天黑之後配送,還可以清晰被別人車所鑒別。現階段二代智慧型機器人正準備開始批量生產,預估到今年年底累計一、二代智慧型機器人便會做到100台,事後除開送餐員、生鮮食品,也會擴張到寄送包囊。
與路人搶道,惹人厭

這次人行橫道對決,除開商家中間的竟爭以外,實際上還涉及了智慧型機器人與人們的市場競爭。

寄送智慧型機器人擁有 萌呆的外觀,走在路上配送時,大部分路人會由於好奇心而多矚目兩眼,但是,當寄送智慧型機器人愈來愈多,並且全是跑在人行橫道上,與路人爭道的爭論也慢慢浮上櫥櫃檯面,免不了有一些路人感覺他們很假惺惺,一部分容積非常大的智慧型機器人乃至擁有了全部路人道,此前在美國三藩市還曾產生有些人有意推翻配送智慧型機器人,來宣洩不滿意的心態。

美國三藩市華籍市議員余鼎昂(NormanYee)在去年年底最開始提議要完全嚴禁寄送智慧型機器人,“並不是每一項自主創新對社會發展來講全是傑出的,”他在接收新聞媒體訪談時這樣表明,但是,在很多新成立公司積極主動溝通交流、商議後,公單位想要採用許可費體制,企業務必得到許可證書能夠在指定地區如工業園區內運行智慧型機器人,許可證書有效期限為180天,能夠展延,一家企業只有申請辦理一張許可證書,數最多只有檢測三台智慧型機器人,一台的檢測許可費是860美金,並且只有在6英寸寬的人行橫道上行車,還得隨時隨地有一個“人們家庭保姆”跟隨。

“每個政府部門都非常關心寄送智慧型機器人很有可能對人們導致的安全隱患,更明顯的是,對殘廢人員利益的危害,這種情況務必很當心,”DheeraVenkatraman坦言。

因而它們在設計方案時,更關注容積不能過大,比如二代Robby的容積低於一般人行道寬度的1/2,及其與人們互動交流、體會的難題,李瑞舉例說明,當Robby智慧型機器人被別人遮擋時,要說“ExcuseMe”,路人讓道後,還會繼續有禮貌的說聲“ThankYou”。第一代Robby外觀華康,“很多人反映,看上去有點兒冰涼”,二代就改為胖娃圓溜溜造型設計,如同一個中小型的小寵物。

但是也是有一派響聲覺得,這般嚴謹的標準將大幅度緩解了寄送智慧型機器人的檢測進展,及其投放市場的發展潛力。的確,以自主創新、自主創業為代表的美國三藩市,在寄送智慧型機器人的限定算得上非常嚴苛,也跟別的地區的心態不太一致,比如美國加州的的別的地域,包含Sunnyvale、RedwoodCity、SanCarlos、Concord都早已審批了示範點方案,此外哥倫比亞特區、愛達荷州、威斯康辛州、密蘇里州、加利福尼亞州和俄亥俄州也根據法令,容許寄送智慧型機器人應用人行橫道。

諮詢管理公司麥肯錫公司曾公佈一份《貨物遞送,最後一裡的未來》(ParcelDelivery,TheFutureofLastMile)彙報,預測分析在未來顧客寄送銷售市場中,將來將有80%的物品由獨立設備來進行寄送,包含寄送智慧型機器人、無人飛機,由於顧客一直追求完美最少的運輸時間,及其更划算的計畫方案。因此 ,要徹底嚴禁寄送智慧型機器人,讓他們徹底消退並不易,都不進一步,更主要的是,在這次人行橫道的對決中,怎樣通過管控規章制度來管理方法這種智慧型機器人,及其維護保養路人的用路利益,才算是最有效的作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