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裔移民往往受到最糟的對待,有些黎巴嫩人甚至將自己的非裔管家視為財物般對外宣揚。黎巴嫩陷入經濟危機後,一些請不起外傭的家庭乾脆將其丟置街頭,任由自生自滅。

美國非裔男子佛洛伊德遭白人警察壓頸致死,引發全美反種族主義抗議浪潮。無獨有偶,阿拉伯世界對非裔的歧視也由來已久。眾所周知,穆斯林在美國和非裔一樣是弱勢,但在地球另一端中東,穆斯林卻未同理對待非裔,而是加以輕視。

《經濟學人》報導,在阿拉伯世界,多數國家都有非裔族群,在黎凡特及波灣地區,許多黑人是伊斯蘭帝國掠奪來的奴隸後裔,或是在中東定居的非洲穆斯林。

中東非裔起源有所不同,但幾乎都面臨歧視。埃及前總統沙達特膚色黝黑,曾被譏為前總統納瑟的「黑色貴賓犬」;巴勒斯坦非裔女演員卡莉曾在影片提及,她曾遇到婦女告訴自己女兒,要避免曬成像她那種黑人膚色。

在阿拉伯世界,許多家庭將膚色視為社經地位或族譜標記,不少人因為膚色在婚姻上飽受折磨。職場上的種族歧視也存在已久,伊拉克非裔族群難以擔任公職,時常從事卑微工作。

非裔移民往往受到最糟的對待。在富裕的波灣國家,種族階級不言自明。高檔酒店可能僱用非裔移民擔任保全或行李員,但需與顧客互動的職業較少僱用他們,例如服務生及美髮師等。相較之下,來自亞洲或阿拉伯國家的工作者,通常因為膚色較淺得以任職較高薪工作。

埃及據信約有500萬非洲移民,許多人來自南蘇丹及厄利垂亞等地,為了逃離戰亂或迫害而離鄉背井,但逃到埃及後卻長年受虐。過去幾年來,不少非洲移民試圖前往以色列,但在長途跨越西奈沙漠途中,淪為人口販子的獵物。

有些黎巴嫩人甚至在臉書上,將自己的非裔管家視為財物般對外宣揚。一名黑人女性外交官回憶說,她曾在購物中心遭警衛追趕,因為對方以為她是女管家,在沒有女主人相伴的情況下獨自購物。

人權團體估計,黎巴嫩每週約有兩名家傭死亡,多數死於自殺,受害者包含非裔。多年來,倡議人士促請黎國政府廢除爭議的「卡發拉」(kafala)制度,因為這項制度讓外勞難以離開施暴雇主。

更慘的是,在黎巴嫩陷入經濟危機後,許多家庭再也負擔不起外傭。由於新型冠狀病毒疫情,遣返航班價格飆漲,不少雇主乾脆將女傭丟置在她們國家的大使館外,數十名外傭只能自生自滅。

迦納電視台今年6月報導,有211名迦納公民從黎巴嫩返國,其中多數是女傭。

她們形容自己在黎國長時工作、遭到毆打且必須偷食物維生。一名女傭表示,不應該回到黎巴嫩這種不尊重她們的國度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