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健全的心理狀態保健養生體系存有缺點。創業者正通過遠端預防、搭配演算法等各種方式,重點解決這些這些問題。

阿裡艾拉·薩菲拉(ArielaSafira)有一種責任感。2013年,一位盆友在斯坦福大學讀大一時自殺未遂的信息讓她深觀後感觸,為此她試圖瞭解心理狀態保健養生體系。迅速她就認識到,有資質的預防師供不應求,並且就算配備了充裕的預防師,要想獲取心理狀態保健養生也是困難重重的。雖然所學專業是電腦科學和數學,薩菲拉最終還是進入了哥倫比亞大學攻讀法庭心理評估學碩士研究生。

但她總是感覺要求日本和服務不相符合,這是一個壓根的供需問題。

“心理狀態預防行業的創業和持續經營絕非一件容易的事情。要自身行銷、籌集資金,還要租金自立,一個人要承擔十個人的勞動量。”薩菲拉表明,“但即便 你還沒有尋找合適的執業場所,讓自身出人頭地、讓他人慕名而來而來,這自身就很頗具挑戰性。”

因而,2019年,她創立了一家名為RealTherapy的小公司,以方便快捷的方式出示一系列滿足用戶要求的服務,從而解決用戶的身體健康問題。

除開遭受盆友自殺未遂惡性事件的觸動,肺炎疫情也是薩菲拉投身于心裡健康領域的一大要素。受肺炎疫情影響,焦慮和抑鬱群體呈現擴大的趨勢,在其中也不缺年輕人。薩菲拉等創業者認為,不健全的心理狀態保健養生體系存有缺點,這也恰好是他們要想著力解決的問題。他們好像並沒有被這個體系的複雜本質嚇倒:保險步驟複雜而呆板,健康保健服務服務提供者的類型五花八門,病人與預防師欠缺心有靈犀這些。

2017年,TwoChairs在三藩市開設了第一家心理狀態診所。心理輔導員亞曆克斯·卡茨(AlexKatz)在談及心理狀態健康創業公司時稱:“心裡健康創業者猶如過江之鯽。”儘管這般,他也表明:“因為問題十分龐大,這樣必須許多優秀的企業採用創新的方法服務不一樣群體、做出有針對性的診斷,並出示心理狀態保健養生。”

從斯坦福大學畢業後,卡茨曾在資料剖析和軟體公司Palantir工作中,但隨著他的伴侶“經歷了人生道路中的一段艱難時期”,他開始瞭解心裡健康服務。最終他辭去工作中,從親朋朋友下手來瞭解心理狀態保健養生體系。

迅速他就認識到,心理狀態保健養生體系較大 的問題之一在於預防師與病人的搭配問題,他認為這可以用技術方式來解決。殊不知,在採訪了臨床醫師後,他沒有選擇線上執業的方式,只是開辦了一家實體診所。在勤奮為新事業籌集資金時,“我開玩笑話說,是我三個不利條件:開辦衛生保健實體公司、單打獨鬥、無前列可尋。”但從一開始,TwoChairs就依賴於技術的能量,在與潛在用戶進行首個接案會議之後,卡茨就採用一種頻繁升級的專有演算法來搭配用戶和預防師。

儘管薩菲拉和卡茨最開始都專注於出示面對面的心理狀態保健養生服務,將線上預防方式作為長期發展目標,隨著肺炎疫情的暴發,他們別無選擇,只有調整方位。迅速,薩菲拉和她的小團隊就迫不得已從他們用心設計、還沒機會開業的曼哈頓辦公室轉變為純線上方式。在長達8天的時間裡,她創建了一個遠端平臺,出示5種關鍵服務(等實體場所開業後開放一對一會話)。從一家診所發家的TwoChairs已經發展成為在灣區擁有7家診所的大企業,2020年還將在洛杉磯開辦新的診所。受肺炎疫情影響,2020年3月,卡茨也決定採用純線上服務方式繼續自身的業務。

這兩家企業對於遠端會話的實際效果堅信不疑,因為他們都計畫最終要出示遠端服務。西北大學范伯格醫學院行為幹預技術中心負責人大衛·莫爾(DavidMohr)也一直在科學研究這一議題,他表明,科學研究人員早已發現,遠端預防很有可能與面對面預防一樣合理。

他還補充道,人們通常會因為距離和時間沒去接納預防,遠端預防正好解決了這些問題。一直以來,執業醫師對於這樣的變化都持抵觸情緒,但受肺炎疫情影響,他們迫不得已接納這樣的轉變。

莫爾表明:“這樣正處於一個轉捩點。技術在精神實質保健養生領域的應用獲得了更廣泛的認可,與此同時,與情緒相關的問題也大大的減少了。”

和薩菲拉一樣,凱爾·羅伯遜(KyleRobertson)探尋虛擬預防平臺也是遭受了個人經歷的驅動。羅伯遜的爸爸媽媽是精神疾病醫師和預防師,他們很早已在推進藥物和預防相結合的核心理念。他們都認為,無論是遠端預防還是面對面預防,現階段的心理狀態預防實踐有時侯都做不到這一點(僅有精神疾病醫師有權開處方藥)。

2019年年末,在運行了大約有100名用戶的Beta測試版後,羅伯遜于同一年聯合創立了Cerebral。在獲取了可觀的風險投資的同時,其用戶數量都不斷提升。

和TwoChairs一樣,雖然還未開縮小組預防,Cerebral的用戶能夠分配個體化預防。該平臺規定用戶跟蹤記錄分別的症狀,並每個月報告。這些回饋能夠讓系統給臨床醫生發送通告,提示醫師病人的病況是不是出現惡化。羅伯遜表明,假如有些人未做出回應,團隊中就會有些人去主動溝通。

為了勤奮搶佔先機,客戶註冊的當天公司便可分配首場面談。他表明,這樣的目標是讓新顧客戶“在10分鐘內就可以搭配到家庭輔導員,通過遍佈全國各地的臨床醫生,這樣能夠實現這一點”。